开心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快捷功能: 最新帖子 | 最新回复
查看: 2791|回复: 2

“最美全家福”背后的故事:我与爷爷奶奶聊家常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4-8-22 11:51:54 | |阅读模式
  "最美全家福"活动自报名以来受到市民的高度关注和支持,近日,"最美全家福"活动组已陆续收到报名家庭发来的全家福背后的故事,有可爱,有温馨,有浪漫……但故事的结尾都是满满的幸福。

  董长福与张秀銮两位老人的金婚纪念受到很多人的关注和祝福,近日,两位老人的孙女也发来了两位老人的故事。透过这质朴的文字,我们看到了两位老人同风雨共幸福的50年,让人感慨良多。

我与爷爷、奶奶谈家常

  三月八日这天我回家探望爷爷、奶奶,谈起了家常。奶奶说:你看不知不觉的你都大学毕业了。你们也大了,我们也老了。屈指算一算我进这个门整整五十年了。奶奶还说我进这个门是睁着眼跳的黄河。我问什么意思?您怎么睁着眼跳的黄河呢?奶奶说,经人介绍我和你爷爷看对象。你爷爷说家里很穷什么东西都没有。你如果是为东西,我们就不用谈了。你认为我这个人还行,能支撑一个家庭,我们就谈下去。还说:“钟爱是世界最美的一件东西,也是男女结合后最可靠的一根绳索”。有共同语言我们就定下来。如果没有共同语言就算了。奶奶说:当时正是国家困难时期,都很穷,听你爷爷拉开了还很有自信,我就答应了,进门后有个做饭的锅还是漏的。好没累死,这不是睁着眼跳的黄河吗?
  爷爷说:说起谈话很有自信,我是经过一个事自信起来的。那是1962年,我刚下学,既无吃的也无烧的。人家都去淄博推煤,我也蒸上地瓜干面子一块跟人家推煤。结果第二天,人家都不去了。一打听,人家说长福刚下学,没推过车子。200多里路,他还不知道能走到哪里吗?推上煤半路上累了怎么办?我说人家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。我问爷爷那年你是什么岁数?爷爷说上半年实际是十六岁半。我说自己认为能行吗?爷爷说我也没有把握。但是他们这样看我,我认为是一种藐视,感到的是一种羞辱,这样劲就来了,自信也有了。
  正在犯愁之际,邻居异性老兄王照光说:没有去的我领你去,我说太谢谢你了。我保证能把煤推回来,你放心是了。他领着我还有两个比我大一岁的青年去了淄博。头一趟去了寨里,煤井,我就装了400斤,路上没有累。回来后我又接着去了一趟。装了450斤。我问爷爷您还不到十七周岁,推450斤煤真的感觉很轻松吗?爷爷说:主要是想显示自己的实力,升的叫人家瞧不起。刚下学推车子是够累的。特别是第二趟煤井离公路较远,是山地,特别难走。身上出汗,心里发慌,暗想今趟真的推不了家里去了。这时候心里一发酸,眼泪就出来了。他们上去崖头回来和我拉车子。问我怎么样时,我已停住车子用手巾擦了擦脸。马上平静下来,振作起来汉和泪在一起他们也没看出来。我说没事。慢慢上了公路,路也好走了,心也平静了,劲也上来了。但是累就累在脚上,头一趟就撵了脚起了泡。第二趟又起了重泡,一踏地就疼。这样腿里就使不了劲,只能用手上和肩膀的劲。累得要命。到62年的冬天我又去推煤,就装500斤,就感到比较轻松了。
  爷爷说他是1964年结婚的。这一天我奶奶坐着一辆牛车来到我们家拜了天地。那时候我爷爷家里很穷。被子、褥子、嫁妆全是借的人家的。爷爷拜天地的时候还是穿着他平时穿的蓝方格褂子。那时候我奶奶家也不富裕,带来一面镜子还是借的。唯独两床被子还没有棉絮是夹的。
  秋天即将过,冬天快要到来,爷爷奶奶盖着一床旧被子已感到寒冷的威胁。爷爷烦人买到两床网胎把那夹被子做起来越冬。
  "在那屋里房外温度差不多的南屋里每人一床被子仍然冻得睡不着觉。奶奶便到生产队场院里抽了些麦穰放到麻袋里,压到脚头上,以便度过寒冷的冬天。"爷爷说。
  奶奶说:你爷爷推煤来还得用萱草点火,萱草也没有。怎么办?到了秋后在那秋风扫落叶的季节,如有大风不分白天黑夜,我就背起草筐,拿着筢子去野外搂树叶子。有一次天很黑,我叫着你爷爷和我做着伴,去了南广陵公墓,那里树多,在过沟时你爷爷一不小心滚到了沟底,我怕吓着他,我说你别动,我给你叫一叫。
  奶奶说:在那困难时期,解决了烧的,还要解决吃的。爷爷又推着那自留地里每年产不到200斤的大豆去昌乐、安丘兑换地瓜干。用200斤的大豆可以换600斤瓜干。有了地瓜干,我还得拿着镰刀挎着篮子到洼里挖野菜添补。不然还不够吃的。
  爷爷说:我太爷爷在太始祖董仲舒的影响下他总是讲“三纲五常”、“三从四德”教育后代。我爷爷在太爷爷面前从不敢还腔说话,你要还腔他就讲祖训。父叫子死子就该死,子若不死就为不孝。
  奶奶说在“三从四德”的教育下,我便成了家庭中最吃气的人。白天出工干活,放工回家先给孩子喂奶,之后再做饭。一早一晚还要推磨压碾。奶奶说,你爷爷忙工作,家务活全靠奶奶来完成,但还要天天出工挣工分,又怕生产队里欠下款。奶奶说:她曾带着六七个月的身孕上坡种地瓜。在站起来时眼前发黑,一头跌倒在地瓜沟里.她还是坚持出工。后来队长又安排她自己去锄棉花地。能锄多少算多少。奶奶用那不到百斤重的身子扛着七八斤重的锄头,独自去锄地,虽然自己能干多少算多少,很自由。可没有第二个人。有一次奶奶锄着锄着突然眼前又发黑晕倒在地,在醒来时,已夕阳西下。这时的奶奶有气无力的扛起锄头摇摇晃晃的回到家里。
  我说:你身孕在身,身体不好,你不会不出工分吗?奶奶说我不上工分能行吗?爷爷插话说:你奶奶还有更大的苦没说到,说到这里爷爷泣不成声,老泪纵横,奶奶眼中的泪花,我也掉下了眼泪。我也不再问。奶奶说不说了,不说了。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未完待续

董长福、张秀銮的 孙女:董有基


发表于 2014-8-22 16:14:04 |
以前的人们太苦了啊,心酸
发表于 2014-8-24 09:56:53 |
长辈董长福、张秀銮及他她们的孙女董有基以及全家委托我谢谢您们!辛苦啦!

无图版|手机版|小黑屋|增值电信许可证:鲁B2-20100026|中国寿光网  

联系电话:0536-5253007   电子邮箱:bbs@sgnet.cc   管理QQ:1369326129  

Powered by Discuz! © 2004-2015 中国寿光网 鲁ICP备08002348 GMT+8, 2017-11-18 10:37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